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imaxr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妖王的心尖宠妃》最新章节。

走到众人的最前方的芙拉萝蒂,一双眼睛盯着同样在邪教徒阵营最前方的大祭司,气氛在骤然之间就变得凝重起来,甚至一些实力略微有些差劲的士兵,都感觉到一阵胸闷,被这升起的磅礴气势给压制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就在下一秒,战斗毫无前兆的立刻就开始了!芙拉萝蒂和邪教徒大祭司同时释放了飞行魔法,飞到了半空当中,几乎都已经接近了地穴的顶端,各种法术的光效绚烂夺目,战斗的节奏非常快,法术轰击的声音响彻整个地穴之中。偶尔两人战斗的余波落在下面,总是会引起一阵人仰马翻。

晨宁两个跳步,躲开了被芙拉萝蒂的火焰法术炸下来的一块儿带着火焰的石头,心里略微有些惊讶。看这样子,芙拉萝蒂也不是个菜鸟啊!可以确定的是,芙拉萝蒂的法术水平稍微要比那大祭司差一些,但是施法速度却高了不止一筹,这小萝莉简直就像是一个法术机关枪,开了保险扣下了扳机那法术就‘突突突’的不曾停歇,哪怕她释放法术等级和威力都比那大祭司略逊,但是就靠着这急速的施法速度,却压的那大祭司根本抬不起头来。

在那大祭司和芙拉萝蒂战斗的时候,下方的邪教徒和人类士兵们都没有轻举妄动。现在的情况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真正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胜负的关键,就在他们头顶上。大祭司胜,那么本来就不占优势的人类士兵们马上就会成为被屠戮的对象,能跑掉几个都是未知数。

“这是什么世道?连个小姑娘都这么厉害?”晨宁嘴巴里嘟囔着。他确实很感慨,其实看起来,位面穿梭者们比原住民在实力提升方面有巨大的优势,他们手握着不同的位面下的漏洞,可以掠夺世界的本质力量以用于己用。但是原住民却又有许多位面穿梭者们所不具备的,至少,没听说那个位面穿梭者十四五岁就能像芙拉萝蒂这样,主战属性至少到达三十点以上。每个位面当中都有那么几个惊才绝艳的人物,连位面穿梭者都不得不承认,那些人确实是位面的宠儿、世界的主角。不过,既然成为了位面穿梭者,那江昀就注定了和这些位面的宠儿不一样,位面穿梭者自然有自己的‘道’!

不过,旁边的奥布里在听到晨宁的感慨之后,却是不知道他真正在感慨什么,只当晨宁小看了芙拉萝蒂,一声嗤笑说道:“没听说过芙拉萝蒂小姐的大名

吧?他可是山德拉大师的弟子,被誉为托沙最有天赋的巫师!恐怕,以后芙拉萝蒂小姐的成就不会比她的老师,山德拉大师差!”

晨宁很敷衍的回应了一下奥布里,转过头继续去关注天上的战斗。

很快,半空之中的战斗形势就已经明了化了。被芙拉萝蒂宛如机关枪一样的施法速度压制的抬不起头来的邪教徒大祭司,终于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由于一个施法的小瑕疵,导致了应该衔接而上的防御法术稍慢了一点点的时间。可就是这微乎其微的机会,却让芙拉萝蒂死死的抓住,骤然时间,小萝莉的施法速度居然又提升了一截,愣是在新的防御法术生成之前,直接轰破了邪教徒大祭司的防线。

被一个法术击中之后,那大祭司原本还算能够和芙拉萝蒂抗衡的均衡态势在一瞬间如同决堤的大坝一样变得毫无作用。连续的法术疯狂的轰在那大祭司的身上,只不过是片刻过后,那大祭司就已经彻底消失了——是真的消失,如同人间蒸发一样。

邪教徒们在大祭司和芙拉萝蒂的战斗开始的时候就为自己的命运捏着一把冷汗,他们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来他们视为精神支柱的大祭司在和芙拉萝蒂的战斗之中没有占到半点便宜,但是大祭司的余威沉重,让他们仍然抱着希望。可是当大祭司在他们的眼前被击败、甚至连一具全尸都没有留下来的时候,这些邪教徒的士气就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始崩溃了!

接下来的战斗就不用多说了。芙拉萝蒂在结束和大祭司的战斗之后,取消了飞行魔法缓缓降落在地面上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很显然,这个小姑娘刚才为了震慑那些邪教徒,以雷霆之势击杀了大祭司,对她来说也是颇有压力的事情。不过,就算是有些状态不佳,但是一个能够参加战斗的高阶巫师,几乎可以算是那些杂兵水平的邪教徒们的噩梦了!

在芙拉萝蒂的法术支援下,奥布里带着他手下的士兵们向着那些邪教徒发起了冲锋。士气崩溃的邪教徒根本不是那些士兵的对手,而只要他们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那么接下来芙拉萝蒂的法术打击就会紧随而来,整场战斗大概在十分钟之后全部结束了,大部分的邪教徒都在反抗当中被杀,而有一部分则被抓了活口,准备带回到托沙之墙进行审讯和判刑——多半是死刑。

晨宁在这场战斗之中没有费太大的力气,他这次过来起到的不过是个带路的作用,没必要在战斗上还要尽心尽力,更何况他就算是想要尽心帮助那些托沙之墙的士兵,估计也用不着他。而在战斗之后,晨宁如愿以偿的又收到了一笔法则之力的奖励,只不过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很少。不过没有办法,估计这个营地最大的一笔收获应该就是那些魔法材料了,而在之前已经被晨宁付之一炬,剩下的不过是捣毁这个营地的收获,并不算很多,更何况主要的动手的人还不是他,这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而就在晨宁百无聊赖的看着那些人类士兵打扫战场,盘算着回去之后的实力提升计划,以及下一步行动的方案的时候,一个士兵却跑到了江昀的旁边:“晨宁先生,芙拉萝蒂小姐让我请你过去一下,好像有什么发现。”

“哦?有发现?”晨宁眼睛一亮,跟着那士兵的身后赶紧朝着邪教徒营地的中央走去。

听到那士兵说,在这个邪教徒营地之中还有别的发现的时候,晨宁确实有些小激动。对于他来说,有发现就意味着有可能又是一笔法则之力的收获。这可是天降大礼,完全的额外惊喜。

很快,晨宁跟那士兵走到了营地中央。营地的中央位置有一个造型和其他的不一样的帐篷,这帐篷已经显得很破烂了,似乎是经过了一次爆炸,一半的布料都已经不翼而飞,剩下的一半也破破烂烂,靠着支架勉强的支撑着。

而芙拉萝蒂就在这破烂的帐篷的旁边,一身的小洋装变得脏兮兮的,好像是被烟熏过一般,一张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也有一块块的黑色的污迹,看起来小萝莉现在的样子显得有些狼狈。

晨宁心下有些惊讶,跟那大祭司打了半天的架都只是脸色苍白有些气喘而已的小萝莉,怎么这一会儿没见就变得这么狼狈了?走到了芙拉萝蒂的面前,看着这小姑娘一脸气愤的样子,明智的打消了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儿。这小姑奶奶的脾气一路上晨宁可是领教过的,可不敢在这气头上惹她。

不过,晨宁不打算惹她,这小萝莉却不打算放过晨宁:“晨宁你终于来了,怎么这么慢?”这小姑奶奶刚才不知道在哪儿吃了个大亏,搞得这一身狼狈,看到晨宁就准备把气撒在他身上。

晨宁一看不妙,赶紧说道:“急匆匆的叫我过来到底是什么事儿?不是说有别的发现么?在哪儿呢?”晨宁四下看着,却看到了那破烂的帐篷中央的地面上,不起眼的刻着一条条的痕迹,如果不是走进了看,还真难看出来这刻画着东西。而晨宁在看到这东西的第一时间,就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连小萝莉在自己家身后双眼冒火的表情都没看到。

“这东西……就是让你这么狼狈的罪魁祸首?”正当小萝莉打算发飙的时候,晨宁却摸着下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芙拉萝蒂一愣:“是啊……”

“你尝试破坏这个法阵了?”晨宁蹲在那法阵的旁边,拿着一根树枝在一边的空地上写写画画,头也不回的跟芙拉萝蒂说道。

小萝莉没好意思搭理晨宁,这对她来说可是个丑事。她凑到了晨宁旁边,看着他在写写画画着那些鬼画符,看着看着竟然也有些入迷了。芙拉萝蒂可不仅仅是个巫师而已,她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名高塔学者,可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老师是山德拉而已,足够扎实的学识,才是成为高塔学者最重要的资本。可就算是她自信满满的认为自己是个天才,却在想要破解这个地狱法阵的时候碰了满鼻子灰,她发现自己拿这个法阵竟然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气急败坏之下,小姑娘尝试了一下用暴力毁灭这个法阵,却没想到吃了大亏,法阵的反噬力量让芙拉萝蒂自己都有些承受不住,甚至连山德拉送给她的一个护身符都因此而碎掉了。这让芙拉萝蒂怎么能不满头火大?

而这个时候,他看见晨宁在一边写写画画,似乎是在琢磨破解的办法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些不屑。虽然自己年纪不大,但是真要说学问,整个高塔比自己好的没几个,连她都破解不了的东西,难道晨宁还能有什么办法?她准备在一边看晨宁出丑,然后好好奚落奚落他,只要拦着他别去动那个法阵,不出什么生命危险就可以了。可是,当她在一边看着看着的时候,竟然发现晨宁所画的这些东西,竟然跟那地狱法阵非常的契合,以她的眼光来看,几乎可以确信的是,晨宁现在的计算方法,可能还真的有希望能够破解这个地狱法阵!这让自负的小萝莉感到很惊讶,在她的眼里,晨宁不过是个身手矫健一点儿的巫师而已,还是那种蹩脚巫师,战斗力顶多跟奥布里差不多,怎么可能掌握连她都不懂的知识?

有心刨根问底,却又担心会影响到晨宁,所以只能在一边看着不能说话,把这小姑娘憋得够呛。看着晨宁站起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芙拉萝蒂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把握没?”

“应该是问题不大,可以尝试破解一下,不过,给我加持个防御法术吧,我怕万一要是出问题了也有个保证。”晨宁如是说道。他向芙拉萝蒂要一个防御法术也是防范于未然,虽然他有极大的把握可以完成破解,但是万一出个什么意外之类的事情,有个保护也总比他用血肉之躯硬抗那地狱法阵的反噬要强。

芙拉萝蒂依言给晨宁加持了一个防御法术,嘴巴里还念念叨叨:“要是你不能破解,看我怎么收拾你!”刚才芙拉萝蒂之所以会吃那么大的亏,最主要的还是她自己大意了,没有在暴力破除之前给自己加持防御法术,不然也不会浪费一个护身符,这让小姑娘肉疼不已。

晨宁可没有功夫去关心小姑娘现在心里在想什么,看着芙拉萝蒂完成了防御法术的加持之后,晨宁面色轻松的走到那地狱法阵之中,仔细的看了看,在法阵的一处关键的节点用短刀画上了一笔。

晨宁毫无反应,没有发出自卫的攻击。晨宁心里一喜,看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心中一定,晨宁继续开始在这地狱法阵上面继续画着一根一根的线条。

他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前世晨宁面临的挑战不少,但是干这种跟法阵有关的精细活却是头一遭,上一世作为一个战士,他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类的工作,这让他稍微有些紧张。不过作为一个老冒险者,心理素质早就已经锻炼的无比强悍,连续的刻画之下,晨宁没有出什么纰漏,很快,就完成了法阵的破解工作。

待到晨宁画下最后一笔,整个法阵开始散发出一阵暗红色的光芒,一阵阵邪能气息不断的涌现,极为不稳定。晨宁和芙拉萝蒂紧张的观察着法阵的变化,不断的后退,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

不过,到了最后,两人还是长出了一口气。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两下子嘛。”看着地狱法阵在一声轻响之后冒出一阵黑烟,然后就不复存在之后,芙拉萝蒂语气轻松的称赞了晨宁一番。

好吧,上一周成绩惨淡我认了,这周貌似没推荐,要裸奔的样子,只能靠大家砸票了,顶起啊!

“你小子有两下子嘛!”尽管对于自己都没能破解的地狱法阵让晨宁给破除掉了的这件事情,芙拉萝蒂心有不甘,不过她还是张嘴夸了晨宁两句:“不过,你到底是怎么解开这个法阵的?我可不相信你真有这个本事。”

晨宁“嘿嘿”一笑,惹得芙拉萝蒂一阵不高兴,眼见着小姑奶奶要发飙,晨宁不敢撸虎须,更何况是只母老虎,只好把其中的奥秘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芙拉萝蒂。

正如芙拉萝蒂所说,晨宁确实是没有足够的学识能够自己破解掉这个地狱法阵,他之所以能够完成连芙拉萝蒂都做不到的事情,那是有人在他背后撑腰的。晨宁拿出了那张他在梅本的小破茅房里站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换来的那张羊皮纸,上面详细的记载了破解地狱法阵的要领。晨宁也正是凭着这东西,才能够完成法阵的破解工作的。

这下芙拉萝蒂终于是放下心里的芥蒂。她不得不承认,在刚开始的时候她确实是有点儿被打击到。

“那这个羊皮纸可以给我誊录一份么?”芙拉萝蒂问道,语气却是有些心虚,虽然小姑娘平时大大咧咧惯了,不过这东西不属于她的,她跟晨宁也没有熟悉到可以随便拿这么重要的东西,可她确实是心痒了,于是开口向晨宁索要。

其实芙拉萝蒂也知道,这东西对于很多人根本没有什么用,只是特定的地狱召唤法阵的破除办法,但是对少数人却是有大用的,比如这些高塔学者,他们可以通过这破除方法结合地狱法阵本身的结构,推导和计算出很多东西,这些暂时是晨宁没有的能力。

在芙拉萝蒂眼中看来,晨宁虽然现在只能算是个蹩脚巫师,但是看他有很丰富的冒险,又不缺乏探索精神,竟然靠着一张羊皮纸也能完成破解,也算是有不错的资质了,这东西现在可能对他的帮助不大,但是以后估计就说不准了。所以,她不能确定晨宁会不会把这东西教给她,敝帚自珍是巫师们很坏的一个传统。

只是,让芙拉萝蒂没想到的是,晨宁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从背包里摸出那张羊皮纸,想也没想的扔给了她。她手忙脚乱的把羊皮纸接住,有点儿不可置信的看着晨宁。

“楞什么?赶紧抄一遍把原稿还给我啊!我留着还有用呢?”晨宁有点儿不耐烦的说道,他确实有些不耐烦,现在他留在托沙世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刚刚消灭掉这个地狱法阵又给了他一笔不小的奖励,现在他身上可是攒着不少的法则之力呢,他现在非常迫切的想要回到现实世界,一边等待身上的法则之力的侵蚀消失,一边按照规划好的路径强化自身的力量。

托沙世界的这些巫师们敝帚自珍的坏习惯他是知道的,甚至很大一部分的意义上来讲,这种坏习惯直接影响到了整个世界的发展。整个世界最多的智慧、知识、技术都集中在学者们的手上,其余人则很难接触到知识,甚至在贵族当中也有很大的比例的人连字都不认识,而这些掌握知识的学者们又有不愿意轻易教授知识、就算教授也喜欢留一手的性格,整个世界的发展进度能快起来那就怪了。

晨宁从来没有这样的毛病,只要对象不是他的敌人、也没有成为敌人的趋势那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顾忌。更何况,这羊皮纸他也是从梅本那里拿到,芙拉萝蒂跟梅本的关系看起来不差,都愿意教给自己这个外人的东西,教给关系更

好的小姑娘那更应该没有什么忌讳,晨宁不过是在这里做个顺水人情罢了。而且,这个小姑娘不过是个托沙世界的原住民而已,退一万步讲就算两人日后成为敌人,将来晨宁在其他世界战斗冒险的时候,这小姑娘还能过来给他捣乱?

待到芙拉萝蒂用法术驱动着一根鹅毛笔自己蘸墨水、抄录法阵之后,晨宁就在一边儿百无聊赖的等着。他心里一点点的在构建自己的接下来的力量发展道路,并且为接下来的行动做着计划。

在他的了解当中,目前而言耀光公会能够完全掌握的位面数量不算多也不算少了,但是真正能够算得上资源丰富的,只有奥罗迪克这个高等魔幻位面。而江昀想要寻找的‘奥秘骑士’的转职线索也在这个世界。只不过奥罗迪克的环境远远要比托沙要复杂,怪物种类繁杂众多,哪怕是以晨宁上一世的经验,他也不敢说自己能够认识多少奥罗迪克的魔物。而仅仅是怪物也就算了,但是奥罗迪克世界中更加危险的可是原住民!

在托沙世界当中,芙拉萝蒂的实力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在鲜血荒野当中也是能横着走的角色。在托沙世界冒险,只要不作死的去塞尔哈雷附近晃荡,一般而言都不会碰上高等恶魔,不碰上高等恶魔,也不去找像山德拉这样的位于金字塔最顶端的人物的麻烦的话,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但是奥罗迪克却不同,像芙拉萝蒂这样的实力,在托沙世界可谓是第一天才,而在奥罗迪克,只不过是一个高等魔法学院毕业生的水准。一抓一大把的高阶骑士和大法师,无一不是让人胆寒的存在,而尖端战力就不用多提了,整个耀光公会都将发展的重心移到了奥罗迪克位面上,却还是只能夹紧尾巴做人,可见奥罗迪克世界的水有多深。

之前晨宁不太敢涉入高魔位面,怕的就是在野外碰上一只魔狼就能咬死他。但是现在,略微有了一些自保的能力之后,他那颗躁动的心就又活泛了起来、

“红月学院……这可是一个好去处啊……”晨宁在心里这样默想着。

一个黑影将晨宁覆盖,感觉到光线不好的他,一抬头,看到两团包裹在衣服里的大馒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晨宁抽了抽鼻子,喃喃说了一句:“好香……”

下一秒,晨宁浑身汗毛炸起,全身冒着黑烟的倒在了地上,嘴角还一阵抽搐,而满脸怒火的芙拉萝蒂就站在晨宁的旁边。

今日两更达成,!

终章回归(第一卷完)

晨宁挨了莫名其妙的一顿揍——好吧,其实他是自找的,调戏未成年少女可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罪名!不过,芙拉萝蒂除了那一张婴儿肥的童颜之外,全身上下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个小姑娘,特别是那一对豪迈的凶器。

晨宁揉着自己都已经僵硬麻痹的脸,哆哆嗦嗦的说道:“你突然电我干嘛?”

第一时间更新《妖王的心尖宠妃》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宇宙纪事之灿若星辰

技术宅

溪边竹林简笔画

花溪酱

道通

巫鸾

绘制游戏世界

夜之瞳子

娇女赋

我住长江头H

无上恶魔之神

苍梧山主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